首页 日报 之窗 家居 热线 汽车 股票 新闻 兼职

学校

旗下栏目: 同城 娱乐 运动 学校

字幕旁白:有时我们可能很近

来源:灵宇 作者:司徒凌锋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1-13
摘要:《真爱的期待……》 DV短片文学脚本---编剧:陈先宇 故事人物性格先容: 男配角:皓宇----一世只爱一个女孩,也许绝大多半的人都以为那是不太或者的。而宇,就是这样的一个有数男孩。正由于如此,他的爱,有时或者近乎猖狂。---专情与外向的男孩 女配角:潇

《真爱的期待……》

DV短片文学脚本---编剧:陈先宇

故事人物性格先容:

男配角:皓宇----一世只爱一个女孩,也许绝大多半的人都以为那是不太或者的。而宇,就是这样的一个有数男孩。正由于如此,他的爱,有时或者近乎猖狂。---专情与外向的男孩

女配角:潇潇----一个那么美丽、漂亮,柔弱的女孩,也许正是她的柔弱,使得宇是那么的爱她。但是爱情总不会是那么无往倒霉的。有时你爱她,她却一定也爱你。---文静与美丽的女孩

副角:两位-----张剑和陈彦菲,男女关联,相当喜欢对方。----性格外向与开朗的男孩女孩

【他们四位都是大四行将毕业的学生,都是关联相当好的朋侪,加倍是两位女孩】

注:以“【】”符号为记号的,内里的满堂形式都是人物{演员}的表情,故事情节,行为作为,心田活动或人物对话的行动路线或旁白。旁白就是话外音。

第一场

【顺序】

地点:宿舍或家

时间:黄昏或早晨

人物:男女配角两位

光线:暗黑和光线调和

呤呤呤!【电话铃声响起】

潇潇入画接电话

皓宇:【声响充分柔情】:“潇,是我,【平息2秒】,你还好吗?”

潇潇:【听到是宇的声响有些惊讶】【电话那头的声响生硬冰冷】“好”。

皓宇:我试了。【声响入手下手局限不住】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想要忘怀你。【减轻腔调,想想一种铭肌镂骨的痛涌下去】忘怀你的一切的一切,用做事来困窘本身,用酒精来麻醉本身,以至想用灭亡来威逼本身,我用尽法子,可你已经死死地被刻在我心里。【似乎有些发狂,但又充分无法】

皓宇:2017滁州学院录取名单。“【愤激却无法的感应】可是【略作平息】我做不到。”

皓宇:“【声响马上柔缓上去】潇,让我再爱你吧。”

-----潇背影中景切

潇潇:【声响呈现出一种心痛的关切,但却刻意不愿透露进去】“宇,我已经有了爱的人了,而且我们都快毕业了,我和他已经和家里的人订亲了,你别再做傻事了!”【此时后背传来她的男友的声响】“潇,看见我的衣服了吗?”

【远景、潇回过头来、特写,此时的她发急却同时也关切他】“就这样吧,我们约个时间再说好吗!?再见!”【潇发急的挂断电话,潇潇的电话全景传来嘟嘟嘟的电话空鸣声,宇有力的挂上电话】

黑幕淡出

第二场

地点:校园体育馆,校园的草坪

时间:下午

人物:男女配角一位副角张剑

1

光线:阳光绮丽

字幕旁白:有时我们或者很近,但是却近得毫无发觉……

【皓宇走在校园的途径上,学生成群结队。远处草坪下有人在看书。路边的体育馆上有人在打球,一辆自行车从皓宇身后飞弛而来,在他面前急停上去,车篮里放着乒乓球拍和球】

张剑:皓宇,去打乒乓球啊!

皓宇:打乒乓?不去了。

张剑:干吗不去啊,我可是特地来找你的。

皓宇:我先去趟图书馆。

张剑:干嘛去啊?

皓宇:找材料,写毕业论文啊!

张剑:开什么玩笑,毕业论文早着呢,你急什么呀。走吧,走吧!打完球一块儿去。

【潇潇和另一个女生从他们身边走过,不经意向他们这边看了一眼,两人擦肩而过。跟着离开校园草坪上】

离开校园的草坪切

张剑:【拍了下皓宇的肩膀】皓宇,看着很近。看那边,快看那边啊! 【坐在草地上】

皓宇:看什么?

张剑:美女啊!快看啊!

皓宇: 美女,在哪呢? 【边看书便问】

张剑:那儿,看见没有!穿粉红衣服长头发那个女孩。 【昂首一下】

皓宇:看到了。

张剑:若何样,对比一下安徽专科学校排名2016。漂亮吧!

皓宇:不错,蛮漂亮的。

张剑:若何样,上不上?

皓宇:开什么玩笑!

张剑:做兄弟的我可让你先啦!你本身不上那不怪我啊!

皓宇:呵呵,你上吧! 【其实他心里很想接触那女孩,只是没有勇气】

张剑:哎呀,我先去一下洗手间,你先别走了哦。有时。

皓宇:好。

【张剑走了之后,皓宇笑着摇了点头,无间看书,张剑其实有女朋侪,而且关联很好。不过他喜欢认识更多的漂亮女孩,他说那是由于他博爱!】

【这时潇潇从他后面走过……

拿起一本书翻阅起来,那是一本诗歌,

潇潇离开石台上坐下】

【他看到她,皓宇走向前,坐在对面的石台上,看的也是诗歌,眼睛看着潇】

皓宇:你好。这位同砚,你很喜欢诗词吗?【很猎奇的眼神】

潇潇:你好。对,我是很喜欢。若何你也喜欢?

皓宇:对,【在安静之中,两人面带浅笑】,要不我读一首诗词你听听吧?

潇潇:那好呀。【呵呵】

皓宇【悄悄的读着】: 那我就读段徐志摩的诗吧:【音乐起】

最是那一垂头的温暖平和,

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,

道一声珍重,道一声珍重,对于阜阳师范学院。

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烦懑—

2

沙扬娜拉!

潇潇:你读的不错嘛!那我也回你一首吧!【呵呵】

皓宇:那好的。

潇潇:我喜欢你是寂静的,【音乐起】

宛若你消灭了一样。

我喜欢你从远处谛听我,

我的声响却无法触及你。

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远去,

如同一个吻,封缄了你的嘴。

让我借你的安静与你说话,

宛若你消灭了一样,

迢遥而且悲痛。

宛若你已经死了,

彼时一个字,一个浅笑,已经足够……【读完,安静了一会,教室铃声响起】

潇潇:不善意思,我要上课去了,再见!【潇潇急忙的跑去教室,他看着她的背影】

皓宇:好的,你慢点走!【声响喊了起来】

【潇潇读完诗跟后就走,皓宇远远的望着潇,这就是我和她的第一次见面,之后就没有见到了她了】

第三场

地点:咖啡馆或奶茶店

时间:早晨【过一个月份后】

人物:四人和同砚们【群众演员】

字幕:就是那一天,我认识了她……

【旁白】那天早晨是陈彦菲的寿辰,而陈彦菲就是张剑的女友。对比一下

字幕旁白有时我们可能很近滁州学院录取分数线
字幕旁白有时我们可能很近
至于为什么选在咖啡馆开寿辰pskillsy,张剑说,那也是他们第一次认识的地址。到自后才知道,那是他们存心支配的。

皓宇推门进来的期间,咖啡馆里正放着一首熟识熟练的歌曲。

张剑:皓宇,阜阳师范学院。你若何这么晚,大师都到齐了,就等你呢!

皓宇:对不起!我来晚了。

【同砚们都到齐了。有些认识,有些不认识。潇潇就坐在对面】

皓宇:陈彦菲,寿辰快乐!【把一个礼物盒递给菲菲】

陈彦菲:谢谢!送我什么礼物啊【嬉皮的】!呵呵!

皓宇:本身看吧!

陈彦菲:谢谢帅哥,呵呵!

【皓宇--旁白:陈彦菲是脾气格开朗的女孩子,专业的说法就是男性激素分泌过多,不象个女孩。不过他最猛烈的地址就是能搞定张剑。{心中暗笑着昂首}】

张剑:皓宇,快坐吧!

皓宇:好的。

张剑:各位美女,我给大师先容一下。这位呢!就是我的死党,也是我们班的佳人——皓宇,他会写诗哦!很有才气吧!不过方今还没女朋侪,哪位有趣味的话急忙下手哦!哈哈!

皓宇:喂喂!干吗!?【红着脸】又拿我开率!

张剑:哈哈,不过他还很害臊,可别欺凌他啊!

齐声:蛋糕来啦!【这时蛋糕下去了。大师把蜡烛插上,点火!灯光燃烧,寿辰歌响起。在

3

大师的祝愿声中,菲菲入手下手许愿,而后和张剑一起吹灭了烛火!菲菲象征性的切了一

下蛋糕之后,把刀交给了潇潇。】

陈彦菲:潇潇,你帮我分给大师吧!

潇潇:好的。你看滁州学院学工管理系统。【入手下手数起人头,分蛋糕)

【旁白:潇潇是菲菲的好友,就象我和张剑】

【潇潇把蛋糕一块块分给大师,可到自后剩下两人的期间,却唯有一块了】

潇潇:【轻声的】哎呀!少了一块。

皓宇:若何啦!

潇潇:把本身忘了【很害臊的】

皓宇:那我这份给你吧,我没吃过的。 【皓宇很卖力的看着潇,感应好像在哪见过】

潇潇:不要了,谢谢你。

皓宇:没关联的,反正我也不喜欢吃甜的。你叫潇潇呀,我们好像见过一次面吧?【把蛋糕递给了她!】

潇潇:对对对,我们上次是在学校的草坪上见过一次,那谢谢你了!【她看我或者真不爱吃甜的,也就欢然担当了】

皓宇:你是陈彦菲同班同砚?

潇潇:是的,我和菲菲是好朋侪。

【大师这时都用异常的眼神看着他们两小我,】

陈彦菲:那好,我们去隔壁唱卡拉OK,旁白。你们去吧!

潇潇:我不去了,你们去吧!一会儿我还要回去写毕业论文呢!

陈彦菲:【作活力状】知道你爱安静!不去就算了。

张剑:皓宇,走吧!【看我好象没什么反映】不会你也不想去吧!

皓宇:不是,我……【话没入口就被堵住了】

张剑:算了,那你就陪陪潇潇吧!一会儿送她先回去。

陈彦菲:也好,那潇潇就交给你啦!我们走吧!【大师一窝蜂似的出了门,剩下我和潇潇坐在那里】
【咖啡馆一下子变得很静,除了那熟识熟练的音乐】

皓宇:这首歌真难听。

潇潇:你也喜欢吗!?

皓宇:是啊!很有滋味!就是不知道歌名叫什么。

潇潇:歌名叫“谁”;是情歌,很熟识熟练的旋律。是电视剧“将爱情举行收场”的片尾曲。

皓宇:是吗!?一直觉得很难听。很熟识熟练的旋律,我就是叫不有名字。

潇潇:很难忘贪恋的情歌。

皓宇:是啊!

潇潇:【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】你在想什么呢?

皓宇:没有,没想什么。巢湖学院。【呵呵】

潇潇:你的神气真喜欢。

皓宇:呵呵

……

【两人闲步在马路上,路灯收回的昏黄的灯光更推广了几分浪漫气味。 音乐起“谁”】

第四场:

地点:男生宿舍

4

时间:上午

人物:四位演员

字幕:我【皓宇】的快乐日子……

【宿舍{闹钟响起}皓宇把闹钟关掉 】

皓宇:张剑,起床了。

张剑【伸了个懒腰】:老兄,本日是星期天啊!

【张剑钻进被窝。突然又坐了起来】

张剑:蹩脚,几点了?

皓宇:滁州学院官网教务系统。九点十分了

张剑:完了,我答应菲菲去琅琊山玩的。

皓宇:昨晚你们一定玩到很晚了吧!?

张剑:别罗嗦,快穿衣服。

皓宇:干吗?还带上我这个电灯泡啊!

张剑:潇潇也去,哈哈,昨晚你们两个若何样啊?

皓宇:我们?我们能若何样啊!?

张剑:潇潇不错吧!喜欢的话我帮你搞定!

皓宇:干吗要你帮啊!

张剑:哦!言下之意是你本身能搞定啦!

皓宇:【拿了件外套】走吧!别罗嗦了。

张剑:哈哈,走。。。。。其实字幕旁白:有时我们可能很近。。。!

【两人跑着离开食堂门口,看到陈彦菲和潇潇坐在那边】

陈彦菲:【装作很活力的样子】张剑,不是跟你说了九点到这吗,若何方今才来啊!
张剑:【很屈身的样子】不是,我……

皓宇:其实是我睡过头了。

陈彦菲:算了,知道你们关联好。张剑,不准有下次啊!

张剑:呵呵,当然!【看了下表】那我们走吧!

【陈彦菲拿起吃的】塞给张剑和皓宇:拿着,这是你的。

【陈彦菲回头拉着潇潇】:潇潇,我们走吧!

张剑:皓宇,我们走。

【四人坐车离开琅琊山。】

陈彦菲:哇,终于到了。坐的我累死了。

张剑:要不要我背你啊!

陈彦菲:呵呵,那还不至于。

张剑:好了,方今我们分两组,从这儿开赴。我和陈彦菲走这边,你和潇潇走那边。一会

上山在南天门聚会。

陈彦菲:好防卫!谁先到在那等啊!

潇潇:菲菲,好好的干吗要分隔隔离星散走啊!?

张剑:干嘛?想当我们电灯泡啊!?

潇潇:不是【很不甘愿的】

陈彦菲:【凑到潇潇身边】呵呵,巢湖学院。你害臊啊!皓宇可是个好男孩啊!

潇潇:可是。。。。

张剑:别可是了,皓宇,好好照看潇潇啊!

皓宇【看看潇】:好的,我们一会儿见。

5

张剑:好,菲菲,我们走。

【两人看着他们离去…… 】

【皓宇和潇潇两人沿着小路走到湖心亭】

皓宇:潇潇,你看,好漂亮啊!

潇潇【抬起头,看到美丽的湖心亭,湖中的小岛被水气凝结成的雾旋绕着】:好美啊!

皓宇:真的跟仙境平常!

潇潇:是啊!要是能住在这山上就太好了。

皓宇:我不知道2017滁州学院录取名单。是吗!?从此我有本领了买上去送给你!

潇潇:呵呵,看不进去你还很诙谐呢!

皓宇:是吗,我可是说真的哦!

【两人边聊边走,山上的树木葱郁,好不便当有那么几缕阳光透过茂盛的枝叶,在地上留放工驳的陈迹,树林深处固然昏暗,却掩盖不了那不知名的动物开出的丽红花。】

皓宇:潇潇你看那花!

潇潇:那是什么花啊!?若何素来没见过呢!?

皓宇:我也不知道。
【潇潇忍不住向树林深处走去,她看到其中一朵开的鲜艳,就凑下去闻了闻,一阵扑鼻的香味袭来。于是她摘了一朵。】

皓宇:学习安徽专科学校排名2016。潇潇,你阻挠绿化哦! 也许会有毒!

潇潇:哪有啊!这是野花啦! 哪有毒哦!

皓宇:呵呵!

潇潇:你笑什么啊!还不襄助摘。

皓宇:哦,好的。

【他们边走边摘,走着走着就进了矮竹林。】

潇潇:哇,这儿的更漂亮啊!

【两人夷愉的摘着,一会儿手中就有一把了。潇潇看着手中那一束美丽的鲜花,夷愉的笑了起来。浩宇看她那么夷愉,也跟着笑了起来……】

皓宇:蹩脚,方才我们是从哪儿进来的啊!?

【两人忙着采花,全没防卫走过的路。方今看来,地上似路非路的,不知道若何走了 】
潇潇:啊!我们迷路了吗!? 这是哪了?

皓宇:好象是的。走这边看看……

【两人经过一阵探索,却越走越深,全然不知身在何处了。这是天色逐渐昏暗上去。】
潇潇【发急的问】:天要黑了吗?方今几点了啊!?

皓宇【看了看表】:才两点,或者是要下雨了吧!

潇潇:那我们得急忙进来啊!要不然就要被雨淋湿了。

皓宇:是啊!我们快点找路吧!

【两人无间走着,蓦然雷声隆隆,只一会儿,雨也跟着上去了。随说是阵雨,事实上巢湖学院。可时间却是在夏初了。雨点打在身上,很快就让找路找的满头大汗的两人感应到了夏的热意】

皓宇【回头看了看潇潇】:潇,你还好吧?

【潇手中握着那束已被雨点打湿的鲜花,身子却由于冷雨已有些伸直了】

潇潇:还好。

皓宇【看到后面一块倾斜的大岩石,下面由于没有被雨淋到,所以还是干的】:我们先去那边躲躲雨吧!两人离开岩石下,也顾不上清洁与否就坐了上去。

6

皓宇【看到潇潇嘴唇都有些发紫了】:潇潇,你很冷吗!?

【潇潇好似惊怖的点了颔首。皓宇游移了一下,决然一把潇潇搂在了怀了。潇潇入手下手想挣脱,

但却由于皓宇有力的臂膀和袭来的一丝暖意所征服了……】

【夏初的阵雨来得快去的也快,天地面的乌云象是被风一下带走了。太阳显现了笑脸】

潇潇【害臊的】:我们走吧!

皓宇:好。。。。。。好的。

【两人无间走着,没走多远,就看到山顶上的一个亭子。在向上走近些,看到有两小我在那边。仔细一看,是张剑和陈彦菲,之后他们嬉戏过下山就回去了】转场……

【潇潇躺在病床上,她由于淋雨首倡了高烧。皓宇坐在一边,显得很劳累。病房里静的出奇,除了那墙上的石英钟收回的“其差”声。皓宇看着潇潇静静的躺在那边。他通知本身:“真的爱上她了”。时间很快畴前,潇潇睁开眼睛,看到一旁的皓宇深情脉脉的看着她】

潇潇:我在哪呀?

皓宇:你在医院。

潇潇:我若何在医院?

皓宇:你下山半路晕倒了。

潇潇:我不知道字幕。浩宇,真的谢谢你。

皓宇:谢什么! 都是我不好,没记得路,害得你发高烧。

潇潇:若何能是你的错呢!?

皓宇:潇,别说了,滁州学院官网教务系统。来,喝口水。

【皓宇倒了杯水,递给潇潇。潇潇双手捧着温和的杯子。她喝了一口,当杯子放下的期间,眼泪已止不住的流了上去】

皓宇【关切的】:若何哭了啊!?

潇潇【强装笑脸,却止不住眼泪往下流】:没什么!

【潇潇靠向皓宇的肩膀】

潇潇:皓宇,下次我发高烧,你还会象这样陪着我吗!?

皓宇:若何啦!你还想发高烧啊!?

潇潇【含情脉脉的】:宇,我要你这一世都陪着我!

皓宇:潇,我会的!

【两人楼在了一起…… 】转场。。。

字幕:三天从此

【阳明朗媚,此时的潇潇已经完全康复了。陈彦菲怪异的笑着走的潇潇面前,从面前拿出一封信。潇潇接过信,看到下面写着【皓宇旁白】:“潇,你好。我作了一首诗,想送给你,

你心情愉快!” 潇潇把折着的信纸翻开。看到下面写着:

【尊敬的你:

你不在的时间,

宛若成了寂寞的是非照片。

你不在的黄昏,

让我有种全世界,

只剩下我一人的孑立感。

怎样也脱离不了不安!

你以为恋爱是一小我的事,

我却以为那是两小我的事,

我到方今都还是这么以为。

7

恋爱的那份真情,

我觉得足以愈合人的心灵伤口。

我想理解你,

周旋也好,受伤也好;

就算是身心劳累,

我也起色能帮你愈合。

我想和你在一起,

起色你眼里唯有我一人。

假使一时之间,可能。

不能理解对方的语意,

只须经过时间,

埋头去努力,

用说话来串联互相,

一定会有交换的期间。

不论如何吵架,

如何互相错过,

发作如何伟大的事情,

只须有爱,学习阜阳师范学院。

就一定能够克制,

我就是这么想的。

---爱你的宇

下面是一行小字:老地址见】

潇潇【自说自话】:宇,你写得真好! 我是爱你的,但……嗨……

两人在校门口相见……

第五场

地点:奶茶店

人物:男女配角

时间:黄昏

字幕:快乐长期是长久的,有时缘尽了,人也就散了……

【在咖啡馆或奶茶店,两人绝对而坐】

皓宇:潇,我爱你。让我们在一起吧!

【潇潇游移了…… 】

潇潇:宇,对不起!【哭了】

【潇潇起身向门外走去,皓宇久久的望着那扇们,他多么起色潇能推门近来,回到他的身边

啊!】

【在路灯下的潇潇和宇走在各自回去的路上】

皓宇【旁白】:皓宇以为我们俩已经相爱了,可她为什么不这样做呢?

潇潇【旁白】:宇,对不起!有你的日子让我的生活变得多彩。可是一直以来我最爱的人不是你。这对你或者很残暴,可我不能再骗你了,更不能诳骗我本身……

第六场

地点:两边的家中,电话旁。。。。。。

8

时间:早晨

人物:男女配角

【顺序】

字幕:他们都爱得很深,只是他最爱的是她,而她最爱却是另一个他……

【呤呤呤!(电话铃声响起)皓宇入画接电话 】

【主题音乐起】

皓宇:“潇,还记得这个我们初次相见的校园草坪吗?

潇潇:“宇,你真的很傻!”

潇潇:【想了想】是吗!可是爱你我并不觉得我傻!

潇潇:宇,我们在一起的那些日子,安徽专科学校排名2016。我很快乐。可是有时我却觉得喘不过气来。【腔调入手下手悲苦起来】

皓宇:为什么!?

潇潇:我。。。。。。我不知道!

【两人绝对无语…… 】

潇潇:宇,我已经有爱人了。【略作平息】我很爱他,倘使你真的爱我,就离开我吧!

【此时请酝酿感情,眼泪已经在打转,随时滚落的感应,半带着哭腔,无法的说】

我明白了。那你本身珍摄,关节疼别总是吃止疼药,让他帮你揉揉,

【终于哭了进去,带哭腔地说】日常多吃点,你就是太瘦,其他没什么,就是宁神不下你的身体。他欺凌你,记得通知我。

【潇此时也一样很伤感,声响啜泣】

“你也一样,也要照看好本身,知道吗!?”

【宇的声响是那种,在哭,想止住却又止不住的感应)

“潇,能让我再说一次我爱你吗?你听到了吗?”

皓宇:潇,你要记住,在这个世界上我皓宇会一辈子在心里爱着你。

主题音乐起

潇潇:再见,皓宇。

【眼泪从秋眼中流出】

【潇一人静静的坐着,似乎在回味那末了的一句话。眼泪从眼角流出…… 】

【皓宇伸直在本身家角落里,已经忍不住的啜泣了…… 】

字幕:爱恨消灭前用手温和你的脸为了证明我真心爱过你

皓宇:潇,你先别挂,也许这是我末了一个电话。

皓宇:他对你好吗?

潇潇:为什么这么问?

皓宇:你看巢湖学院。我要走了。

潇潇:去哪里?

皓宇:我不知道,那个地址我也很目生。

皓宇:潇,记得有人说,通往心脏的血脉是在知名指上,你知道我多想在今生,倾尽所有,牢牢地栓住你的知名指呀!

潇潇:宇,你是个坏人,你是我的好恋人,更是个好男人,造物弄人,离开你,

我真的不知道,是幸运的入手下手还是终结,也许,我太在意本身的感应了吧。

皓宇:潇潇,记得那次你高热不退,我送你去医院吗?长期忘不了你靠在我的肩头,眼泪簌

簌地流上去,说这生都要我陪着你。

潇潇:若何会忘呢!还记得我怕本身就这样死掉,你吻去我的眼泪,抚摩着我的头发说,如

9

果我死,你也一样不活,然后我们商量若何死法,末了,你还傻得说用割腕呢。

皓宇:潇,真的对不起,有些事我已经做了,但我不会悔恨,有些答应,也只能期待下辈子践诺了。【割腕的血迹】

潇潇:【听出了皓宇说话气丝有力 】“宇,你若何了,你没事吧”

皓宇:【显示得绵软但古板,已经听不清柔的声响】今生,对比一下字幕旁白:有时我们可能很近。天必定,我爱得很苦,但愿来世,我会是个潇洒的诗人。

8

潇潇:【马上惊诧,声响马上重要起来】“宇,你别吓我,你不会真做傻事吧”

【皓宇此时实在没有了意志,下认识的说话】

“潇,答应我,下辈子,别改名字,那样,我找你便当些。”

【潇潇拼命在哭,酸心欲绝】“你若何这么傻,你若何这么傻。。。。。。”

【皓宇用尽末了力气】“别哭,我最爱的人,潇潇,真爱是须要期待的……”【潇潇的大声哭声逐渐远去】
画外音

【宇自述,声响沉稳安祥】

皓宇:我发觉本身身体变得很轻,离开了这人世,动荡在万里地面,我飞到了她的面前,她在,她果然在冲着我笑,她的笑脸已经绮丽美丽,我挥着手,但是,她全无发觉。

我心里默默地说:潇,好好地活,在这个时空,我,会为你祝愿与幸运……

字幕:其实爱情并没有对和错,只是有时你最爱的人,一定也爱你!

献给所有也曾爱过的人!

主题音乐起《广岛之恋》

安徽省艺术学校

戏剧系编导专业

英文名:Sha stronge—chen

10


想知道阜阳师范学院
想知道网络学院
其实安徽专科学校排名2016
对于我们
看着巢湖学院
网络学院
责任编辑:司徒凌锋